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浩龙之韵

遇见你是我的缘份,认识你是我的荣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难忘的学农劳动(原创)  

2007-10-24 15:20:46|  分类: 回忆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在我的人生中经历过无数次下乡学农劳动,主要是在校期间的,无论是哪一次学农劳动,都觉得很艰苦。不过,每一次收获不浅,在思想上得到了锤炼,在身体上得到了锻炼。往事如风,虽然年代已久,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,使人终身难忘。

  记得读初中的时候,学校组织我们到上海市川沙县虹桥公社学农劳动,乘渡船跨过黄浦江,在那里度过了二个多月的时光,那一次正值深秋季节,天气阴冷,不久就转为冬天,穿起了厚厚的棉衣。

  全校一个年级十四个班级共有1000多名学生,被安排到每个大队的每一个生产队,我们二班的同学近五十人被分配到大丰大队第一生产队,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初期,那时生产队里有队长,还有政治指导员,队长负责抓生产,指导员负责抓革命。

  队干部对我们很热情,把我们的住宿安排在朝南的空屋内,用厚厚的稻草铺在地上,虽然睡的是地铺,但觉得很暖和,男女生分别住进了二户人家。

  从城市到农村一切都感到好奇,难得感受到广阔天地空气的新鲜,并闻到了农村的泥土香和小河的水香,这些是城里所没有的。当时社员们穿着得都很土,单打一的经济使他们缺吃少穿,大部份农户人家省吃俭用,村子里平瓦房多,只有少数富裕的人家才有三间朝南平瓦房,由于处在黄浦江边,风大沙多,男女社员的头上都戴着毛巾,难得看到城里人下乡,与我们有一种距离感。

  每天天还没亮,就听到了哨声,社员们纷纷拿着农具下田劳动,只看见田里站着许多社员像排队,听说那时的上海郊区田少人多,没其它副业,只能靠做大寨工赚工分,太阳晒黑了社员们的脸,我们管他们叫“阿乡”。

  参加学农劳动其实在培养我们独立生活的能力,为我们以后走向社会打一些基础,可见学校的用心良苦。

  学校完全是采用半军事化管理的方法,由学生自己管理自己,自己照顾自己,我当时作为班长负责起全班的管理工作,同学们都很自觉地服从管理,把班级作为一个团结的整体,作为一个大家庭,努力来完成这次学农任务。

  我班小马会吹小号,每天清晨小号响起,六点到七点,列队操炼,“一二一”,“锻炼身体,保卫祖国”的口号声响彻整个村庄,看上去有点像“地方部队”。

早餐后,每天要下田劳动,在农民的指导下学干农活,割稻、采棉花,施肥等等,一天下来感觉很累,体会到了“欲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道理,那时还没有电视,业余生活很单调,一到晚上外面一片漆黑,离街镇又远,同学们都很早进入梦乡。

  学生们分工明确,轮流当炊事员,轮流上街当采购员,专人核算财务,二个月下来,提高了大家独立生活的能力。都变成了小大人,成熟了。

  学干农活,更主要的是学习贫下中农的优良品质,每一个同学都挂钩一个农户,定期到农民家里,汇报交流思想,请他们指导帮助。我记得我所挂钩的一户人家有二个儿子,一个叫吴大福,一个叫吴小福,吴大福很和气,因家里穷,有了对象还没有结婚的打算,我当时送给他们不少上海粮票和旧衣服,每次回上海休假,他们总要送给我不少农副产品,从那时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

  学农劳动结束了,这是我在成长过程中的重要历程,由于第一次与农村,农民接触,体会到了农民的艰辛,为我们以后的插队落户,打下了了基础。

  多少年过去了,这些往事常常在我的脑海里翻腾,上个月重返浦东,由于浦东大开发,早已没了虹桥公社的影子,更找不到吴大福原来的家,吴大福你在哪里,我很想念你。

  我又想起那时学唱的一首歌;“我有一个理想,一个美好的理想,长大了要把农民当。”其实那时只是唱歌而已,后来才知道大都数人不愿意当农民,因为农民太苦,不过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也会像某些发达国家一样,城里人争先恐后的想到农村去,因为那里是一片广阔的天地,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3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