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浩龙之韵

遇见你是我的缘份,认识你是我的荣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辈份(原创)  

2008-08-18 10:12:49|  分类: 回忆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在我们的家族中很看重辈份,它是身份的象征,因此在以前村子里辈份最大的为族长,他说的话最管用。

  我在村子里辈份是最小的,因为是大房,大房出小辈。下乡插队时与我年龄相仿的我得叫他们公公,叔叔,连刚出生的婴儿我得叫他们一声叔叔,辈份这东西没办法,因此有时很别扭。

 不过按现在的心态来说希望做最小的,如现在有人叫我一声公公,我会感到是否老了,离“天堂”近了。

  在外交场合我很要脸面,我是用年龄来测定的,比我父亲小的我一律称叔叔,为此事我受到了父母亲的多次批评。

  不过,那时我很尊敬长辈,特别是族长,为贫下中农服务是我的心愿,我在下乡前学会了快速针灸疗法,族长的老太太六十多岁了,一只手有老伤,痛得厉害,经镇上有名的针灸师为她针后引起晕针。

  后来找我试试,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,果真不痛了。族长为我做了许多宣传,有人称我为“针灸大师”,其实我心中也没底,瞎猫遇到了死老鼠。

  那时缺医少药,村上的老人遇到什么病都叫我来治,特别是神经痛,有时半夜里起来上门服务,不收一分钱。

  由于我在各方面表现较好,在全乡三百多名上海知青中第一个走上了工作岗位,虽然上班了,长辈们还是等着我星期天回家为他们针灸。

  我想,辈份是客观存在的,人与人之间只要真心相待,和睦相处,生活中就会有阳光雨露,世界才会有爱,我永远记住了这一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9)| 评论(10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